聲色渲染 秋韻濃郁

發表時間:2013/7/12 13:13:37來源:

----《秋聲賦》、《秋》對比賞析

   【導讀語】古住今來,對于集累累碩果和蕭蕭落葉于一身,而且對比鮮明、反差強烈的秋,遷客騷人們無不為之動情。他們或喜之,或悲之,或頌之,或貶之……其間所表現出的人生感悟和別樣情懷,不能不令世人感嘆唏噓,下面,就讓我們讀一讀我國古代作家歐陽修的《秋聲賦》和英國著名作家喬冶?吉辛的《秋》吧。

   【原 文】

    秋 聲 賦

    歐陽修

    歐陽子夜讀書,聞有聲自西南來者,悚然而聽之,曰:“異哉!”初淅瀝以蕭颯,忽奔騰而砰湃,如波濤夜驚,風雨驟至。其觸于物也,??錚錚,金鐵皆鳴。又如赴敵之兵,銜枚疾走,不聞號令,但聞人馬之行聲。予謂童子:“此何聲也?汝出視之。”童子曰:“星月皎潔,明河在天,四無人聲,聲在樹間。”

    余曰:“噫嘻,悲哉!此秋聲也,胡為而來哉?蓋夫秋之為狀也;其色慘淡,煙霏云斂;其容清明,天高日晶;其氣栗洌,砭人肌骨;其意蕭條,山川寂寥。故其為聲也,凄凄切切,呼號奮發。豐草綠縟而爭茂,佳木蔥蘢而可悅;草拂之而色變,木遭之而葉脫。其所以摧敗零落者,乃其一氣之余烈。

    “夫秋,刑官也,于時為陰;又兵象也,于行為金,是謂天地之義氣,常以肅殺而為心。天之于物,春生秋實,故其在樂也,商聲主西方之音,夷則為七月之律。商,傷也,物既老而悲傷;夷,戮也,物過盛而當殺。

    “嗟乎!草木無情,有時飄零。人為動物,惟物之靈;百憂感其心,萬事勞其形;有動于中,必搖其精。而況思其力之所不及,憂其智之所不能;宜其渥然丹者為槁木,黟然黑者為星星。奈何以非金石之質,欲與草木而爭榮?念誰為之戕賊,亦何恨乎秋聲!”

    童子莫對,垂頭而睡。但聞四壁蟲聲唧唧,如助予之嘆息。

   【譯 文】歐陽子夜里正在讀書,(忽然)聽到有聲音從西南方向傳來,心里不禁悚然一聽,驚道:“奇怪!”這聲音初聽時淅淅瀝瀝,蕭蕭颯颯,忽然變得洶涌澎湃,像是夜間(大海上)波濤突起,風雨驟然而至,碰到物體上,??錚錚,好像金屬相擊。再(仔細)聽,又像奔赴戰場的軍隊正銜枚疾進,沒有聽到號令,只有人馬行進的聲音。于是對童子說:“這是什么聲音?你出去看看。”童子回答說:“月色皎皎,星光燦爛,浩瀚銀河,高懸中天。四下里沒有人聲,那聲音是從樹林間傳來的。”

   我恍然大悟,嘆道:“哦,原來這是秋天的風聲呀,真令人傷感,它怎么突然就來了呢?秋天總是這樣:它的色調凄凄慘淡,云氣消失,煙靄飄散;它的形貌爽朗清新,天空高遠,日色晶明;它的氣候清冷蕭瑟,悲風凜冽,刺人肌骨;它的意境冷落蒼涼,川流寂靜,山林空曠。所以它發出的聲音時而凄凄切切,時而呼嘯激昂。秋風未起時,綠草如毯,豐美繁茂,樹木蔥蘢,令人心曠神怡。然而它一旦來臨,拂過草地,草就要變色,掠過森林,樹就要落葉。它用來摧敗花草使樹木凋零的,便是一種肅殺之氣的余烈。

    “秋天是刑官行刑的季節,它在時令上屬陰;秋天又象征著用兵,它在五行中屬金。這就是常說的‘天地之義氣’,它常常以肅殺為意志。自然對于萬物,是要它們在春天生長,在秋天結實。所以秋天在音樂的五聲中又屬商聲,商聲是代表西方的一種聲音,而七月的音律是‘夷則’。商,也就是‘傷’的意思,萬物衰老了,都會悲傷。夷,是殺戮的意思,凡萬物過了繁盛期,都會走向衰敗。

    “嗚呼,草木是無情之物,尚有衰敗零落之時。人為動物,在萬物中又最有靈性。有無窮無盡的憂愁來煎熬他的心,又有無數瑣碎煩惱的事來勞累他的身體;費心勞神,必然會損耗精力。何況常常思考自己的力量所做不到的事情,憂慮自己的智慧所不能解決的問題,自然會使他鮮紅滋潤的膚色變得蒼老枯槁,烏黑光亮的須發變得花白斑駁。人非金石,為什么卻要以不是金石的肌體去像草木那樣爭一時的榮盛呢?仔細想想吧,傷害自己的到底是什么,又怎么可以去怨恨這秋聲呢?”

    童子沒有應答,低頭沉沉睡去,卻聽得四壁蟲聲唧唧,像在附和我的嘆息。
 
    秋

   (英國)喬冶?吉辛

    日出時我向外張望,天空看不到一塊巴掌大小的云塊,樹葉在輕輕地飄動,似乎充滿了歡欣,葉上的露珠閃耀著圣潔的晨光。日落時,我站在屋前草地上,觀望那紅色火球沒入紫色云霧中;在我身后,滿月在紫色天空升起,日規影子輕輕轉動,天地之間呈現出說不出的可愛與寧靜。我可想像,秋天從沒有給榆樹與山毛櫸穿過這樣綺麗的衣裳。我墻上的葉叢,我想,也從沒有閃耀出這樣莊嚴的紅色。這不是游蕩的日子,在藍色或金色的蒼穹下,目所能及,無不美麗,使人在夢幻似的寧靜中與大自然融成一體。在留有稻茬的田野上,白嘴鴉長聲高叫,時時傳來鄰近農場常有睡意的公雞叫聲;我的鴿群也在鴿窠上咕咕地叫。黃色的蝴蝶似被空氣覺不到的顫動吹飄著,在花園中飛翔。我看了五分鐘之久,也許是十分鐘之久。每一個秋季,總有這么個完美無瑕的日子。從來沒有什么曾這樣觸動我心,帶來這樣合適的歡欣心情,滿足了無苛求寧靜的希望。

   【賞析】這是兩篇寫秋天的美文。中外兩位作家從不同的角度吟詠秋天,寫得美艷奇瑰。

    歐陽修的《秋聲賦》寫于嘉?四年(1059),其時,作者在政治上很不得志,思想十分矛盾,內心十分痛苦。《秋聲賦》所表現出來的寫作技巧卻是前無古人的,作者以獨特的目光,由秋聲起興,極力描寫渲染了秋風的蕭瑟,萬物的凋零;并且聯系人生,發出了世事艱難,人生易老的沉重感慨。文章采用第一人稱手法,由自己夜間讀書聽見秋聲的驚異感受入筆,從秋風初起到秋風越來越大,比喻對比,聲色渲染,為我們營造了一幅秋聲“悚然”,秋聲“異哉”的動人心魄的秋聲圖。作者用一句“此何聲也?汝出視之”巧妙過渡,在巧設懸念,吊足讀者胃口之后,以“余曰”領起,從秋“其色慘淡”、“其氣栗冽”、“其意蕭條”、其聲“凄凄切切”以及秋風未起之時和秋風吹拂之后草木的變化等方面極力渲染描繪了秋之蕭條,為后文抒情言志儲蓄足了一池春水。

    不僅如此,作者還專門用一個自然段,聯想想像,將秋喻為“刑官”的季節,從秋在時令、樂音上的屬性的角度揭示了秋聲蕭條、傷夷的本質屬性,使文章更具文化底蘊。由于大量地使用比喻、對比、對偶、排比等修辭手法,使文章音韻優美,情韻悠長。

    最后,作者聯系人生,抒情言志,卒章揭旨。由秋聲及草木,由草木及人生;其傷感悲秋之情溢于言表。文未寫童子的反應和蟲聲之唧唧更是神來之筆,更加突出和強化了悲秋的感懷。無形的秋聲,在作者筆下卻形態可掬。文章將“聲”、“形”、“感”融于一爐,寫得水乳交融,令人感動。作者寫秋的手法是高明的,但其悲秋傷感的情緒卻是不足取的。

    英國著名作家喬冶?吉辛的《秋》則用洗練的文筆為我們描繪了一幅恬靜美艷的秋色圖。作者將秋之贊歌的背景定格在日出和日落之時,其艷陽高照、秋高氣爽的底色亮人眼眸。文章尺幅攬勝,作者從上到下,從遠到近,從靜到動,形、聲、色渲染,聯想想像,將太陽、天空、樹葉、露珠、滿月、榆樹、毛櫸、葉叢、稻茬、白嘴鴉、鴿群、蝴蝶等招致筆下,繪聲繪色,情景交融,為我們描繪了一幅令人叫絕的恬靜閑適的秋色圖。

    作者寓情于景,把自己那一腔贊秋、愛秋之情抒寫得感人肺腑。

    縱觀兩篇美文,《秋聲賦》以聲寫秋,《秋》以色繪秋。兩篇文章都秋韻濃郁,感情強烈。中外兩位大師吟詠秋天,眼光之獨特,選材之別致,描寫之生動,聯想之豐富,想像之奇特,不得不令人佩服。

2019精品国产品在线富二代_2019午夜福利合集更新_92午夜福利免视频100集2019